周处除三害-周处除三害讲的是

周处是三害中的一害,另外的二害是老虎和蛟龙(鳄鱼)之后村民让他去除掉另外的二害,于是,他除掉了二害。

他很失落,于是他去找了陆氏,最终改恶从良,成为了一个忠臣。

真之至:‘周处除三害’的故事:他为人专横跋扈对乡亲们稍不顺心就拳打脚踢,肆意妄为。乡亲们老远一看到他就吓的躲得远远的。民谣说;小周处,体力强,日弄刀弓,夜弄枪。拳打李,脚踢张,好像猛虎扑群羊。吓得乡民齐叫苦,无人敢于论短长。

周处年轻力壮,性子强焊暴烈。他闲着无事,常常上街逞凶,把街坊邻里打得鼻青眼肿。所以,他一上街,行人就像遇上虎豹一般到处躲藏,街上冷冷清清找不到一个人影。乡镇上的人私下抱怨说:“山间的猛虎,江里的蛟龙,还有地上的周处,是世上‘三害’。‘三害’不除,百姓永无安宁之日。”有人出主意说:“干吗不想办法叫周处上山杀虎,下江斩龙呢?这样‘三害’少了‘两害’不好嘛!”乡亲们推选出年龄最大的三位长者,登门去见周处。他们当着周处的面夸奖他胆大武艺高,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武士,要说降龙伏虎,除了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人了!听说要杀虎斩龙,逞强好胜的周处,立刻拍拍胸脯说:“那两个恶物只敢欺侮你们这些胆小的。明天,看我去收拾它们!”第二天早上,街上站满了人。他们目送着周处独个上了山。几个青年不敢上山观看,怕老虎伤着自己,就藏在山下草丛里听动静。山上悄无声息。一会儿,山风骤起,响起阵阵林涛,接着,山上传出一声雷鸣般的呼啸,整个山林瑟瑟颤动,树叶抖落遍地。一会儿,山林又变得十分安静。几个藏在草丛里的青年这才松了口气。可是想起周处又都面面相觑,忐忑不安。晌午,山路上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。几个青年探头细看,不由得惊喜地大叫道:“老虎死了!”周处从山坡上走来,身后扬起一阵尘土。他肩背一只僵死的锦毛白额虎。乡亲们闻声蜂拥而来,围着周处啧啧称赞,夸他不愧是条硬汉!周处捧起乡亲抬来的酒坛,不停地朝嘴里灌,喝得摇摇晃晃迷迷糊糊。随后把酒坛一扔,就着酒兴,脱去上衣,纵身跳下江河。江水顿时掀起万丈巨浪,波涛如排山倒海一般,发出轰然巨响。忽见蚊龙从水中一跃而起,蹿入半空;忽而又一头栽入大江潜入水底。周处被蚊龙搅起的冲天白浪拋入空中,随后又坠入江里。他毫无畏惧,紧随蚊龙穷追不舍。江底阴暗。霎那间蚊龙无影无踪,去向不明。周处睁大眼睛,看到前面有一棵庞大的珊瑚树。他寻思怪物莫非藏在后面?!正在这时,忽见眼前一道白光。周处眼明手快,马上闪到一边。那条凶恶的蛟龙,果然从珊瑚树后朝他袭击而来。周处大怒。他挥动利剑奋力刺去。蚊龙受了重伤,鲜血染红了江水。它带着伤痛发疯似的向周处扑来。周处无处躲让,眼见要断送在恶龙爪下。周处急中生智,他一个鹞子翻身,恰好从蚊龙身下钻了过去,没有伤着一根汗毛。随后,又使了个鲤鱼打挺,凭着他的好水性,稳住身子,乘蛟龙来不及转身,又连砍数剑,把作恶多端的蛟龙劈成三截。大江平息了,没有风没有浪,也没有周处的身影。站在岸上的乡亲默默无语。他们为周处的死活担忧。忽然有人说:“周处死了岂不更好。这样一来,虎害龙害人害一扫而光,大家好过上安稳曰子了!”话音没落,只见一个人水淋淋地从水里爬上岸!他正是杀虎斩龙的周处。谁也没料到他还活着。乡亲们一个个都看呆了。乡亲们好一会才回过神朝他点头微笑,随后又一个个躲得远远的。周处除害有功。乡亲们感激他,却也更怕他了。周处见了这般情景,不由得一阵心酸。他恍然悟出其中的道理。他感到不安。他第一次觉察街坊邻里这样怕他,比见到猛虎恶龙还怕得厉害。他想改掉以前的毛病。可是还来得及吗?一位有学问的大官告诉他:“一点儿不晚。因为你年轻,你勇敢。”古人讲得好:当一个人能辨清是非,做出一番业绩,哪怕已经到了风烛残年时,也是可贵的。周处果然痛改前非,成为受人尊敬的人。

周处除三害周处(236年~297年),字子隐。

东吴吴郡阳羡(今江苏宜兴)人,鄱阳太守周鲂之子。

周处年轻时,为人纵情肆欲,蛮横强悍,常为祸乡里,被百姓视为当地一大祸害。

当时,宜兴的河中有条蛟龙,山上有只白额虎,一起祸害百姓。

宜兴的百姓称他们是三大祸害。而且大家认为,三害当中周处最为厉害。

曾有人劝说周处去杀死猛虎和蛟龙,实际上是希望三个祸害相互拼杀后只剩下一个。

周处立即杀死了老虎,又下河斩杀蛟龙。蛟龙在水里有时浮起、有时沉没,漂游了几十里远,周处始终同蛟龙一起搏斗。

经过了三天三夜。当地的百姓们都认为周处已经死了,正在对此表示庆贺。

此时周处杀死了蛟龙,正好从水中出来。他听说乡里人以为自己已死,而对此庆贺的事情,才知道实际上大家也把自己当作一大祸害,因此,有了悔改的心意。

于是他便到吴郡去找陆机和陆云两位有修养的名人。

当时陆机不在,只见到了陆云,他就把全部情况告诉了陆云,并说:“自己想要改正错误,可是岁月已经荒废了,怕最终没有什么成就。

”陆云说:“古人珍视道义,认为‘哪怕是早晨明白了圣贤之道,晚上就死去也甘心’,况且你的前途还是有希望的。

再说人就怕立不下志向,只要能立志,又何必担忧好名声不能传扬呢?